書摘 2019-02-25

《當天堂介入》(下)|第十三章 我們在世上的核心身份(書摘)

講者: 比爾‧強生(Bill Johnson)牧師/徐秀宜、湯欣瑜 譯 編輯: 媒體部

當大多數的教會仍努力想要追隨當年耶穌的榜樣時,聖經卻宣告:「祂(現在)如何,我們在世上也當如何。」(約壹4:17)

耶穌曾是受難的僕人,往十架的路上走去,但最終祂帶著得勝復活、升天、得榮耀。在啟示錄,約翰如此描繪耶穌:「他的頭與髮皆白,如白羊毛,如雪;眼目如同火焰;腳好像在爐火中鍛鍊光明的銅、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。」(啟1:14-15)。這個「祂如何,我們在世上也如何」的宣告,遠超過任何人的想像,特別是當我們看見啟示錄第一章所描繪的榮耀的耶穌時。然而聖靈就是為了讓我們「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」,而被差到世上的(弗4:13)。
 

基督徒的生活
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建立在十架上,而是因著十架才有基督徒的生活。信徒得著激勵是因著耶穌的得勝。這樣有貶低了十架的價值嗎?不!是無瑕疵的羔羊所流的寶血,抹去了罪在我們生命中的權勢和存在。沒有十架,我們就一無所有!

然而十架不是最終目的,而是開始。十架是進入基督徒生活的入口。甚至對耶穌而言,十架也是為了獲得在十架另一邊的喜樂而必須忍耐的東西(參來12:2)!大多數基督徒的世界仍侷限在十架底下哭泣,他們的認知停留在死去的耶穌身上,而不是活著的基督。他們一直回頭看過去的救贖主,而不是注視著現在的救贖主 1 。假設我不用償還一筆債務,你可以說我已脫離了赤字。但即便債務被撤銷了,我還是沒有盈餘,除非免除我債務的人給我一筆錢,否則我還是一無所有。這就是基督為你我所做的:祂的寶血抹去我們因罪所欠的債,而祂的復活讓我轉虧為盈(參約10:10)。

為什麼這很重要?因為它會深深地改變我們對核心身份和目的的看法。耶穌成為貧窮好叫我可以成為富足,祂受鞭傷好叫我不用受苦,祂成為罪好叫我能成為上帝的義(參林後5:21)。為什麼耶穌已承受一切的苦難,好讓我能成為現在的祂,我卻還要試著成為過去的祂呢?在我們生命中的某個時刻,復活的事實一定要發揮作用。我們必須為所有相信的人發現復活的大能(參弗1:21;3:20)
 
冒牌的十架
耶穌說:「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捨己,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」(太16:24)。許多人誤解了這呼召,以致雖跟隨耶穌過著刻苦己心的生活,卻未得著祂大能的生命。對他們而言,背起十架跟隨耶穌的意思,就是要擁抱毫無喜樂的破碎生命,好治死老我。然而我們真正應該做的是:一路跟隨耶穌到底,直至擁有耶穌復活的大能!幾乎每個宗教都會模仿所謂的「背十字架」。自我否定、自貶、克己....等,都很容易被各種宗教所模仿。人們崇拜那些有宗教紀律的人,他們稱讚禁食,尊敬那些為了個人靈性的緣故而擁抱貧窮或忍受疾病的人。然而一旦目睹了那種因上帝轉化的大能而喜樂充滿的生活,人們不僅會讚賞,還會希望變得跟你一樣。徒具形式的宗教無法模仿戰勝罪和陰間權勢的復活生命。

擁抱次等十架神學的人,經常過度自省和自找苦難。十架不是自找的,耶穌並沒有把自己釘在十架上。掉入這種假冒陷阱的基督徒,經常在談論他們的軟弱。如果魔鬼發現我們對邪惡的事不感興趣,牠就會想盡辦法讓我們專注在自身的不配和無能上。這種現象在禱告會裡很常見:人們嘗試在上帝面前表達自己的破碎,希望藉由這種舉動賺取復興,他們常常重新去認過去的罪,期望藉此達到真正的謙卑。

在我個人尋求上帝的過程中,我發現自己變得常常更專注於「我」!我們很容易以為經常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和弱點才是謙卑。其實並非如此!如果「我」變成了焦點,在不斷談論自己軟弱的當下,其實就已進入最不易察覺的驕傲中了。不斷地重複「我不配」,是「宣告上帝配得榮耀」的噁心替代品。當我高舉自己的不義,仇敵就成功地使我轉離有效的服事。當內省增加了我屬靈上的自尊心,卻無法有效地展現福音的大能時,內省就扭曲了真正的聖潔。

真正的破碎,是願意完全倚靠上帝、義無反顧的順服祂,以至福音的大能被釋放到我們所處的世界。
 
不純潔的動機
在自我評估裡掙扎了多年後,我發現最主要的問題是:我從未在我身上找到什麼優點。自我評估總是導致沮喪、帶來懷疑,最後變成不信。不知何故,我已養成了一個觀念:如果我對自己的動機展現出極大的關注,就會變得更聖潔。

或許有點奇怪,但現在我不再檢視自己的動機了。那不是我的工作。我努力讓我的所是和我的所做都順服於上帝。如果我走偏了,指正是祂的工作。做了那麼多年唯有神才能做的事,我終於發現自己不是聖靈,我不能定自己的罪,或使自己從罪中脫離。


Back